【荣光靓影】祝你从休身养心走向修身养性

发布时间:2021-04-29 发表于话题:养心养性是什么意思 点击:22 当前位置:养生之道网 > 综合 > 【荣光靓影】祝你从休身养心走向修身养性 手机阅读

原标题:【荣光靓影】祝你从休身养心走向修身养性

作者 袁念琪

5月21日,笔者来到杭州参加中学同学聚会,住九溪屏风山的林泉山庄。上一回,也住此地。山庄在山上,乘车盘旋而上。从二楼餐厅的窗户望出去,正是一线之江。

山庄大厅的墙壁,挂着不少老照片。一一看过,知道这里曾接待过前苏联、日本、蒙古以及东欧、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工人前来疗养。

到此一游的还有外宾,多达130多个国家,其中有不少外国元首,如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元帅。陪同到此的国家领导人有周恩来、陈毅和贺龙等。

散步时,同学指看楼房外墙镶嵌的一块石碑,写着“上海市总工会疗养院”。据说,这里原先是孔祥熙的别墅,解放后成为上海工人最著名的市外疗休养地。

上海工人的疗养、休养始于1950年,至今已六十六载。其中有过中断和冲击,在“文革”时期,屏风山的上海市总工会疗养院由浙江省政府接管。在拨乱反正的1978年,职工的疗休养得到恢复。1979年,1956年曾已起草的《劳动法》再次草拟;1983年,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劳动法(草案)》。

直到90年代,《劳动法》第三次起草并提交全国人大审议。1994年7月5日,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并于1995年1月1日起施行。该法第七十六条写道:“国家发展社会福利事业,兴建公共福利设施,为劳动者休息、休养和疗养提供条件。”

疗休养不仅是劳动者休生养息的福利事业,也是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由此得到了法律的保障。新的一页,就这样翻开了。

建院建所真忙

对职工的疗休养权益,虽没今天《劳动法》表述得这么完整明了,但在1951年2月26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中,已有这样的相关内容。此时,新中国过周岁才没多久。

《劳动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规定:“集体劳动保险事业,由中华全国总工会统筹举办,但得委托各地方工会组织、各产业工会组织办理,其项目如下:

一、疗养所;

二、残废院;

三、养老院;

四、孤儿保育院;

五、休养所;

六、其他。”

在旧社会生老病死无保障的广大职工,在新社会还有了疗休养之地。就在《劳动保险条例》颁布一个月后,上海市总工会就开始筹建职工疗休养院所的工作。在被称为“上海后花园”的杭州,一举建了两个休养所:

一个是市郊九溪的一幢别墅,由浙江省政府拨给。

另一座花园洋房在里西湖北山街,为市总自己购买。1951年5月8日,位于杭州的上海市总工会工人疗养院开门迎客。

有人说,上总的杭州工人疗养院是“上海工人最早的疗休养场所”。其实,同在杭州的中国铁路工会上海区休养所是开办更早,诞生在1950年6月。

所在的地方也更高大上,就在西湖第一名园刘庄。它办院之所以抢得头筹,是因为这里原来就有现成的路局总医院疗养院,拿来便是。进院疗休养的是铁路工会的会员,还有经工会特别批准的铁路公安人员等。

三年后,这块宝地移交浙江,遂为国宾馆;毛泽东来杭时,多住这里。这样,铁路工会上海区休养所于1953年11月迁新址,并改名为杭州钱江疗养院,有床位100张。

就在上海市总工会杭州疗养院问世一年后的1952年10月,上总又在上海西郊虹桥地区的农工路75号(今延安西路2558号)新开疗养院,面向患慢性病职工。

这个新院比杭州的大,占地6.3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近1.8万平方米,绿化面积达80%。有4幢三层巴洛克式花园洋房,为上海帆船牌洋线厂老板舒昭贤所造;现被上海市总工会买下。

这4幢洋房,在1999年进入《上海市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单》。至此,市总工会开办的疗养院共有床位240张;其中,上海160张,杭州80张。

一花引来百花开。在上世纪50年代,本市一些行业和大厂工会,先后以购买、拨房和新建形式,办起了行业或本厂的疗养院所。选址是立足上海,放眼全国。在本市建疗休养院所的有:上海纺织和一机局的虹桥疗养院。

江南造船厂在皋兰路买下一幢占地面积997平方米的私人别墅,有床位40张。上海炼油厂投资32932.85元,在大同路1号桥建两层楼的疗休所,使用面积363平方米。4805工厂在圆明园路建疗养所,床位20张……

总的来说,建疗休养院所立足上海不多,而建在上海周边风景名胜地的却是不少:上海市总工会在杭又建屏风山工人疗养院,选址山顶,建筑宫殿式,床位多达200张。在屏风山建疗养院的,还有纺织和一机工会。

1959年,山上的疗养院所由市总工会统一管理,改为屏风山工人疗养院一、二分院和上海工人疗养院二、三疗区。

此外,上海外贸系统在苏州庙堂巷8号购地2970平方米,建起2000平方米的上海外贸职工苏州疗养所。铁路局经两年筹建,办起太湖疗养院。

这些在上世纪50年代建造的疗休养院所,是为职工休养服务和提供医疗保健的机构。据《上海工运志》:“至1954年,全市共有上总办的和纺织、海员、五金3个产业工会办的工人疗养院5个,床位520张;基层办的疗养所153个,床位3287张;业余疗养所33个,床位662张。”

谁能置身图画中

陈毅是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任上海市市长,他在屏风山的上海市总工会疗养院写下这样的诗句:“置身如在图画中,景色钱塘傲太空”。那么,谁能置身图画中?

1952年,市总工会在建院的翌年就确定了疗休养原则:“为生产服务,为工人健康服务。根据重病集中医治、轻病分散疗养的精神,减轻医院病床负担。”

据《上海工运志》:“当时主要是组织劳动模范休养和接收患慢性病、职业病的职工疗养,配有必要的医疗、理疗设备,其设施按当时的标准都是比较好的。”

市总工会屏风山工人疗养院,开始只面向劳动模范,后扩大到先进生产者。我家里有张照片,是英堂姐在杭州屏风山休养时所拍,坐在围栏上,背景是疗养院宫殿般的建筑。照片寄给我们,分享了她的幸福。

我还在网上看到一张《1955年上海工人光荣来杭休养留念》的老照片在出售,摄于1955年9月27日,地点是杭州第一工人休养所。这张集体照,标价60.00元。当年,可是为了永久铭记这份光荣而拍摄的呀。

置身图画中,又如何疗休养?顾名思义,疗休养就是疗养和休养。疗养是康复性的,让患有职业病、慢性病和处在术后恢复期的职工,在这里休主疗辅,这也是疗养的主要任务。休则简单,那疗可分为药疗、理疗、体疗和气功疗法等。

此外,自己也要学习和掌握与疾病斗争的知识和方法,并在医务人员带领下开展拳操、气功等体育锻炼,以增强体质。同时,参加阅读和文艺等活动。一般来说,专科疗养需3到4个月,慢性康复疗养为2到3个月,而健康性疗养则是时间更短。

1989年,市府转发上总和市劳动局等《关于改进本市职工疗休养工作的意见》,其中规定:接触有毒有害工种需休养的工人,每年1次,每期1周。

在油轮工作的船员,常年受有害气体影响;造成白血球减少,体质下降。海运局职代会通过《油轮船员疗养暂行规定》,凡在油轮上工作满一年的船员,每年可享受一次性疗养假21天。

经过疗养,90%以上的船员白血球达标。此外,橡胶公司从1981年开始安排1000多名职工疗休养;其中接触尘毒岗位约占一半以上。市医药管理局1982年组织有毒有害工种职工1980人分66批疗养,每批9天,占有毒有害作业职工人数的23%。

更有人情味的是机电局:1986年,对尘毒作业职工休养期间的工资、奖金和有毒有害津贴照发,疗养时还另发伙食补贴每天4元。

我们再来看全市的几个数据:自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到1990年,轻工系统12万多人次、化工系统83850名、医药管理局157人、江南造船厂3000多人次、4805厂400多名、上海船厂3420名……可以勾勒出在疗养所进行治疗康复职工的一个侧面。

到21世纪,《关于加强上海市职工疗休养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明确:“(一)享受职工疗休养待遇的主要对象为:1、符合国家标准GB5044-85规定39种一级、二级和砂尘、石棉尘等粉尘作业的职工,必须每年定期脱岗休养一次或组织体检一次(脱岗疗养可安排在工会系统疗休养院所,时间为1—2周,疗休养院所可通过床位费补贴或减免部分床位费帮助企业落实尘毒作业职工脱岗休养)”。

说完疗养看休养。由于休养属于健康性而非治疗性,因而在疗休养院所的时间比疗养要短;享受频次也要低。就说改革开放后的1987年,局先进和市劳模分别休养10天和14天。两年后,改休养期一般为1周。非先进和劳模,一般是4天。

休养与身体不佳的疗养不同。其任务是消除疲劳,调剂生活;因而多是安排游览疗休养院所在地,或是附近的风景名胜。我一朋友的父亲在1957年评为先进生产者,到上海市新闻出版印刷职工杭州休养所休养,为期七天。据同去者回忆,“灵隐寺、三潭印月、西湖、九溪十八涧都去玩过”。

没想到,休养所居然还承诺让休养者在一周里“包重(体重)二斤”。换在今天,这个承诺怕是要变为“减肥二斤”了吧。

1979年,工人疗休养重新恢复,而参加疗休养人员发生了变化,实际上是扩大了疗休养的范围。“从劳动模范、先进生产者,逐步扩大到班组骨干、工会积极分子,工龄在二三十年以上的老工人、老教师、医务人员,即将退休的老工人,有毒有害气体岗位的第一线工人。”(《上海工运志》)

2001年,市总工会、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市财政局联合发出

《关于加强上海市职工疗休养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享受职工疗休养待遇的主要对象为)2、在同一企事业单位工作满五年以上,且从未享受过疗休养的在职职工。有条件的单位也可适当安排身体较好的离退休职工休养;3、对企业发展作出较大贡献的劳动模范、先进生产者、技术业务骨干、高级知识分子等。”

其实,上海的一些工厂企业在善待人才方面,已经走在了前列。早在1955年,上海炼油厂就安排技工宣汉文赴北戴河休养一周。上海长江轮船公司自1989年起,每年安排100名知识分子参加周末休养。

随着工厂企业实力的壮大,疗休养的福利进一步扩大。1990年,江南造船厂建起了退休职工疗养所,退休孤老职工优先,可休养10天。

有道是,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对职工家属,上海远洋运输公司从1983年到1986年,组织职工及家属4076人赴庐山、杭州和无锡等地疗养。上海长江轮船公司1988年到1989年,安排269名优秀船员家属分别赴庐山和南京休养。

一片好风光

说起疗休养院所,不知怎么的,耳边就会响起沪剧《芦荡火种》的一段著名唱腔:“芦苇疗养院,一片好风光。天是屋顶地是床,青枝绿叶作围墙,又高又大又宽敞,世界第一,哪个比得上?”

这出戏取材自父亲所在的部队———20军59师175团,前身是新四军6师18旅52团,该团就是在36个伤病员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陈芸兰阿姨从部队转业到上海人民沪剧团做党支部书记,推荐了这个素材,使火种燎原。

之后,成了样板戏《沙家浜》。戏里的这段《芦苇疗养院》,洋溢着新四军伤病员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而现在的疗休养院所,可真的是一片好风光。

上海的这些工人疗休养院所,选址都在名山大川,风景名胜。近的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苏州,我第一次去杭州是在上世纪60年代,住在里西湖北山街68号张伯伯家。

他家前门是西湖,后门是葛岭。张伯伯说,杭州应排在苏州之前,因为押韵,才把苏州放在杭州的前头。后来写诗才明白,要“杭”对“堂”,两字同属江阳辙。

上海在苏杭的疗休养院所不少。在杭州,上总可排第一。挨下来,海运局的杭州休养院也有相当规模,它占地46亩,建筑面积6600平方米,有别墅式楼5幢,床位208张。大院绿树成荫,建有亭台楼阁、池塘假山。

此外,还有铁路、纺织和一机等行业的疗休养院所。开在苏州的,旁的不说,就说有百张床位的,就有100张床位的沪东造船厂西山疗养院,还有130张的上海外贸苏州疗养所等。

离开上海稍远的,有上海远洋运输公司在浙江富阳受降镇建的上海远洋富阳疗养院,占地40亩。

还有建在浙江奉化溪口———蒋介石故里的、有床位43张的上海远洋运输公司疗养所,一条剡溪从我的老家嵊县流过这山水明秀的武岭。再远点的是上海船舶工业公司设在安徽的黄山职工休养院,就在黄山风景区内;共有床位208张。

我供职的广电系统在黄山也有个疗养院,日子一久,去得多了,就有提议与外地同行交换。于是,又多了个休养的去处,去的也是座名山———江西的庐山。

再远的,要数在江西九江的上海市环卫职工庐山疗养院。经过1986、1987年两期工程改造,至1990年初具规模;建筑面积5600多平方米,有床位170张。

这些大多在上世纪80年代办起来的疗休养院所,与50年代所建的相比,硬件的提升称得上是飞跃。《上海工运志》记载:“80年代后期,市总工会和纺织、仪表、金融工会所建造的疗休养院,根据福利保健事业的要求,其设施已相当于中档宾馆水平”。

对于疗休养的人们,生活设施的齐备和现代化是相当重要;不仅要有地毯、席梦思床垫和中高档家具等;主要看这几件:

一是大部分客房都配备了“大小卫生”,“大卫生”就是上海人讲的浴缸(沐浴设备),“小卫生”就是抽水马桶;

二是配备了那时还没普及家庭的空调,到1994年,上总直属的5所疗休养院的2683张床位都配了空调,其中70%以上为中央空调。其他的外贸、环卫、海运局、船舶工业公司和沪东造船厂等,均是如此;

三是医疗设施配备更齐,特别是上海市工人疗养院,已配X光、胃镜和B超等,还有电、光、磁、水和蒸气浴等理疗设备;

四是娱乐设施丰富,有的是每房配上18寸彩电,有的是闭路电视,有的是建起专门的放映室。

此外,还有乒乓、斯诺克、阅览、棋牌室,大型卡拉OK和舞厅。一些依湖傍水的疗养院,还有游艇和摩托艇。

职工通过疗休养,不仅身心获得健康,也提高了自我保健意识,进而达到保护生产力的作用。为确保职工疗休养的质量,上总按《上海市休养院的基本设施和服务标准》,对列入上总管理体系的市总工会和各区、县、局(产业)的疗休养院所做定期检查,不合格者取消。

好钢用在刀刃上

职工疗休养是为职工服务的非营利性的福利事业。沪府办发(1989)15号文件要求:“各职工疗休养院所作为职工休养生息的主要基地,应坚持不以赢利为目的的办院方针,不断提高管理、服务工作水平,努力为职工提供价廉质优的疗休养服务。”坚持社会效益第一,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一致的宗旨。

2001年颁布的《关于加强上海市职工疗休养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再次强调:“工会组织职工疗休养是工会为职工服务的一项福利事业,必须按规定安排在市总工会认可的市内外定点的疗休养院所”。

职工的疗休养是福利事业,但还是需要资金的投入。在20世纪,从50年代到90年代,资金主要投向工人疗休养院的建设和疗休养的职工个人。

投资在疗休养院建设上,无外乎是建新院所及对已有院所的升级换代。机电业接触粉尘作业职工占总数的9.31%,该行业1980年投资近2000万元,把原职业病调查防治组扩建成上海机电工业职业病防治所,从而使每年的接待能力达到10000名接触有毒有害作业的职工。

外经贸委和联办单位投资200万元,扩建了在苏州的休养院,增加了床位。化工投资25万元,在宜兴建起270张床位的疗休养点。

除了有行业投资,企业单体的投资也为数不少。沪东造船厂1985年投资63万元,建1400平方米的西山疗养院。上海石化总厂1986年投资3000万元建疗养院,当年接待4869人次。江南造船厂1990年投资19万元,办起退休职工嘉定疗养所……

众人拾柴火焰高,建设疗休养院所还采取了众筹集资的办法,以尽快满足客观需要。上总牵头集资3000多万元,兴建了黄山(700多万元)、洞庭西山(1100多万元)和宁波东钱湖(1200多万元)等疗休养院。

如参与其中的化工局,投资黄山20万元得床位10张,投资洞庭西山60万元得床位18张,投资宁波东钱湖132万元得床位40张,投资厦门16万元得床位35张。别小看10张床位,海运局分得黄山疗养院10张床位,就可每年安排500人休养。

集资既有上总牵头,也有行业挂帅。上海船舶工业公司旗下21个单位集资140万元,于1980年建黄山休养院。环卫局以72.4万元获得庐山木工机械总厂木工大院的土地及地面一切后,在系统内集资造市环卫职工庐山疗养院。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长宁和普陀两区环卫局为疗养院各造厕所一座。

投资在疗休养的职工个人上:按《关于加强上海市职工疗休养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职工疗休养费用结算办法为:“1、职工疗休养费用报销:一律凭市财政局核发的‘上海市总工会休养费用专用收据’,经区、县、局(产业)工会核准后方能报销。2、职工疗休养费用支出:可以是企事业单位全额支付,也可采取单位、工会、个人共同承担的办法。”

除此之外,企业对疗休养职工还另有投入,航运、公路交通业的职工疗休养时,工资照发,报销车船和住宿费,并给予一定伙食补贴。除这些常规福利,特别活动是特事特办;在世博会一线工作职工在世博后休养期间,上总补贴每人每日40到75元不等。

值得一提的是宝钢的改革尝试。1993年,实施《职工休养备用金试行办法》。休养备用金根据职工工龄长短分为五档标准,随同工资按月发放,由职工自理。

在实行后的六年里,三次提高职工休养备用金标准。更值得点赞的是长航集团,在企业不太景气的2002年,仍为职工疗休养拨款15万元。

在新世纪的2013年5月17日,“2013年上海职工疗休养行动”开启。按“市总工会补一点,区县局(产业)工会贴一点,基层单位出一点”的原则,面向一线职工,重点是面向公共服务业、有毒有害等特殊工种职工及先进工作者等,补贴1/2到1/3。

截至活动启幕之日,有3.6万名职工申报参加疗休养。此外,在上总疗休养补贴的基础上,黄浦、宝山和松江等区及医药、科技等产业工会,对参加疗休养的职工还另行补贴。

走进春天里

1976年,“文革”结束。在十年浩劫中停摆的职工疗休养,于1979年起逐步恢复。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在杭州的屏风山工人疗养院和上海工人疗养院重新回到上海市总工会的怀抱。

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职工疗休养事业发展迅速。在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的发展,随着企业效益提高而增强的实力,随着职工休养观念和需求变化;工人疗休养院所兴建又起热潮,新疗休养点不断增加;与50年代工人疗休养院所初创期相比,在数量和质量上远超三十年前。

由上海市总工会牵头,集资兴建了黄山休养院、洞庭西山休养院和东钱湖休养院等。与此同时,一些产业工会和大厂也在风景名胜地建造了一批疗休养所。

纺织的局和公司两级建疗养院7个,床位1392张;基层办疗养所9个,床位375张。环卫局在庐山风景区建起占地21亩的环卫职工疗养院。海运局新建有25间双人客房的宁波休养所、36间客房的苏州休养所、杭州富阳休养院。

交运局建立了青浦休养所和松江疗养所,并在无锡、杭州、千岛湖、黄山等地设休养点。医药系统增设了两江四洞(钱塘和富春江、瑶琳、清风、葛云和灵山洞)、长江乐园和鼓浪屿等7个疗休养点。远洋运输公司建奉化溪口疗养所并开辟桂林、西安等19个新疗休养点。

有色金属公司在区县局中首开武夷山、宁波—雁荡山—温州两个疗养点。汽车工业公司建南京、天台山和武夷山等7个休养点。造纸公司在苏州、富阳和福建邵武等地开新休养点。石化总厂除参与淀山湖和陈山职工疗养院所的筹建,自己还开办了无锡、莫干山和普陀山等8个疗休养点……至1994年底,上海共拥有工人休养院所75个,床位11023张;疗养院所47家,床位3907张。

从改革之初的1979,到20世纪最后的90年代的1994年;在这十六年间,全市参加疗休养的职工共340万人次,平均每年21.25万人。其中1991年参加疗休养人数最多,为40万人。

走进21世纪,上海的职工疗休养已建起一批具有规模的疗休养基地,培养了一支疗休养从业人员队伍,基本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管理体系和组织网络;并利用现代网络技术为疗休养事业服务。不断满足广大职工的需要,充分发挥疗休养对职工身心健康、对调动职工生产积极性、对促进企业及经济发展的作用。

祝你休养快乐!祝你从休身养心走向修身养性。

原文详见劳动报品位周刊,戳下方“阅读原文”可见哦~

劳动报原创文章,转载需获授权

劳动报新媒体编辑:赵彤云

看完是否勾起了大家满满的回忆呢~留言给我们吧!

本文来源:https://www.yszd.cc/articles/16084.html

标签组:[时政] [企业工会

相关APP下载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话题

综合推荐文章

综合热门文章